今天是:

文化

您现在的位置: 兴发pt老虎饥 >> 文化 >> 正文

海上明月共潮生

发布日期:2017-11-02  来源:   姚佳慧

我,中秋,回家。又见到那片熟悉的海,又望见那抹熟悉的月。深夜出了火车站,走过一条街便到了海边。入秋后,青岛的风转凉了,凉得干净,凉得透彻,一阵海风吹来,吹透了心底,吹散了乡愁。要说最想念家乡的什么东西,不是鱼虾蟹蚌,不是蛤蜊啤酒,而是这腥咸的海风。腥味刺激着味觉,闭了眼,反而能更清晰地看见海的样子。海水不像湖水那么安静,也不像江河里的水那样喧哗着一直奔腾向前。海是多变的,它可以如少女般温婉明净,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辉、在微风的吹拂下掀动雪白的裙摆,于是一层层细小的波浪便从天边一层层慢慢迎到你的脚尖;它也可以如革命斗士般激昂亢奋,他躁动着、咆哮着海潮从海中耸起白色的脊背,一排追赶着一排,扑过来,非常凶猛地扑过来,又退下去。海水就是这样不停地扑过来,又退下去。那进与退之间迸发出的哗哗的涛声,阔大而又深沉,在海天之间回响。

睁开眼,深夜的海又全然换了一种颜色。夜幕垂垂地挂着,红瓦与绿树悄然没入幕后,夜晚是灯火与明月的主场。承蒙上天的厚爱,上帝用他的巧手将这里打造成又圆又长的湾,而这里的人们用双手为她镶嵌上灯火。灯火的确是吸引人的东西,在黑沉沉的夜色里勾勒出栈桥长长的直线、四角楼阁上的一撇一捺、八大关老墙上曲折不断的锯齿……点点灯火在人间流动着,终连缀起整个海湾,像是金边一抹,又像是星光坠落人间,成了尘世里的月亮。

中秋之夜,当是月明星稀。一轮明月独自高悬空中,清冷而又孤独,于潮水之上凝视着这片海湾。古往今来,潮起潮落,时间的海潮会冲刷尽一切,只留下这轮明月。灯火是浑的,月光是清的,乍一看好似格格不入,但看久了,也是和谐。月在昏黄的人间灯火中注入了一丝冷清与通透,让深处城中的人们可以仰头深吸一口“仙气”。满盈着暖黄色灯火的海湾好像远远的对海上明月敞开着怀抱,却又不过分亲近,隔空对望,更显深情。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,远离了这海这月才有了相思。

深夜的海边才是最浪漫的,少了行人如织,少了叫卖揽客,将宁静还给了这里后,我们才能真正听到海的歌声。我拉着行李箱走在木栈道上,听脚下“塔塔”的声音、听潮水轻轻拍打在礁石上“哗哗”的声音、听海风轻拂发梢的声音、听树影切碎月光的声音……无论人间的歌舞音乐变换了多少种,这海这月永远都只弹奏着小曲,她永远都会给你留下一席之地,让你在玩累时可以回来坐下聆听。

潮涨潮落间,万家灯火渐渐燃起;春去秋来间,海上明月亘古不变。这尘世间的月亮啊,愿你在时间的浪潮中翻滚,光辉不减,愿你在时代的浪潮中共潮而生,万世长存。

阅读( (编辑:宣传部)

  • 上一篇:中秋记忆

  • 下一篇:生如蚁而美如神
    • 点击排行| 精华推荐

    技术支持: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

    校内备案号:江南大学 JW170083

    地址:兴发pt老虎饥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

    邮编:214122

    联系电话:0510-85326517

    服务邮箱:xck@jiangnan.edu.cn